杨老师这本书细致地梳理了一个世纪以来中国的女性观和女性的处境。感觉百年来女性的面对的问题也没太大变化。
从晚清解放女性是为了民族国家建设事业的“贤妻良母”主义,到五四用人格、个人主义去让女性获得真正独立自主的人格,这期间,家庭和事业,人权和女(母)权,都进退两难矛盾重重。
独立人格发展得迅猛偏激了,就滑入了利己和享乐;用母权和对女性气质的承认来纠偏,又不可避免地会遭遇现实经济处境问题,否则就是经济和家庭的双重重担。
讲真,爱伦凯说的“母权”没有错,将家庭的维系、女性气质等视为和公共事业、男性气质平等互补的一面也没有错,只是,经济和社会制度问题不得不让你去直面妇女的现实处境。
如果你不是衣食无忧的中上阶层女性,不经济独立而一心在家庭中追求个人价值,你是没有安全感的。一旦离婚,这个世界能够给女性提供的经济独立机会是多么有限。
不信你看,女性运动发展了200多年的欧美,一旦遭遇经济危机,首先缩减的就是女性的就业机会🙃🙃🙃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国女性面临的现实问题,到现在依旧没有任何改变。而那时候因为女性问题跟民族国家紧密联系,一些男性知识分子出于社会改造民族救亡之心,还能试图去思考去理解去体谅女人的处境。现在么🙃🙃🙃
反正我是只有自己经济独立了才有安全感的,其他的女性气质、维系家庭的能力什么的,只能承认自己没有同时处理这些事情的能力,也没有勇气承担双重负担🙃🙃
所以在自己尚未成长前,就不要去祸害别人了

#论单身的原因

评论
热度(2)

© 来碗肥肠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