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家

小孩渣文笔,神经大脑洞。抽风产物,谜样画风,大家随意看看就好。。。

--------------------------------------------------------

 

我叫Lucas Lee Armitage,我写这篇作文的时候已经6岁7个月零8天了。我和我的家人住在一个农场里,他们是Papa,Dada,我弟弟Ned,还有老Carl。

我是Carl带大的。我的意思是,Carl一直在我身边,我小的时候它喜欢睡在我的摇篮边,喜欢抢我的毛绒玩具,喜欢追着我的婴儿车跑。后来Carl跑不动了,它就躺在我身边听我给它讲我的故事。有机会我也一定会讲给你们听,它们太酷了,Papa和Dada都说它们很酷,尤其是Dada,他说这是他听过的最酷的故事。

我的Dada是最棒的人,他有一辆超酷的拖拉机。Dada总喜欢带着我和Ned开着拖拉机在农场里转圈圈,Dada说那是我们的战舰,独一无二。Dada简直无所不能,不管什么坏了他都能神奇地修好,还会给我和Ned做很多特别的玩具,别的孩子都很羡慕我们。Dada说他很爱这片农场,如果可以的话他想一直呆在这里。我也爱农场,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跟Dada还有老Carl一起跑遍农场的每个角落,听Dada跟我讲各种小动物的故事。Dada说他曾经跟一头狮子交过朋友,我问他为什么不请它来我们农场玩,Dada说那头狮子很骄傲,不喜欢和别人交朋友也不喜欢出远门,它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只有他知道怎样才能和那头狮子做朋友。我急忙问Dada是什么方法,Dada说那头狮子跟其他狮子不一样,你只要拉拉它的尾巴,告诉它你想跟它做朋友就好了。我非常吃惊,也非常佩服Dada什么都知道。

说到Papa,前两天我和Papa之间有些小误会。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吃过饭我和Ned和平时一样在客厅里玩,但是Ned突然就不开心了,因为我咬了一口他的草莓派。我的意思是,天啊,他太幼稚了,我不过就是咬了一口他的派,他就气嘟嘟地跑进房间去了。我想了想,Dada一直要我做个好哥哥,所以我打算跟Ned道歉。当我经过Papa和Dada的房间的时候,我听到了Dada喘气的声音,并且越来越急,听上去他好像很不舒服。我有点担心地敲了敲门,但Dada并没有理我。我赶紧打开房门,就看见Papa压在Dada身上,他的大手压着Dada的手不让他动,还很生呼呼地喘着气咬着Dada的脖子。而Dada满脸通红,闭着眼睛,表情痛苦。他们听到开门的声音吓了一跳,Papa立马弹了起来,拉过被子盖住他和Dada。看见是我后吞了吞口水,然后问我有什么事吗。

我生气极了,一言不发地回到客厅,心想Papa太坏了,居然欺负Dada,还撕光了Dada的衣服。我心里一惊,他们俩吵架了吗?他们为什么吵架?他们不是一直很爱对方吗?难道是因为Dada说他要去另一个星球Papa不肯?可是Papa说过愿意为了Dada去另一个星球的呀,我还很开心地告诉Ned,说Papa肯定也会带我们一起去。想着想着我就哭了出来,不仅因为Papa和Dada吵架了,也因为担心我再也去不了外星了。

后来Papa和Dada出来了,两个人的脸都是红红的,肯定是因为还在生气。我看了一眼Papa,不想理他。Papa走过来,摸了摸我的脑袋问我怎么了。我实在不想理他,可是Papa的声音太温柔了,又让我坐在他腿上,用胡渣蹭我的脸。太痒了,于是我笑了出来。不小心看到站在一边的Dada的时候,我记起来我不该笑。于是我板起脸,生气地问Papa为什么要欺负Dada。Papa一愣,然后蓝蓝的眼睛开始晃出水来,笑声从我头顶传来。

“Oh,Lucas!”我听见Dada声音,还没来得及抬头看,就被一双大手抱了起来,接着脸就被亲了一口,Dada浓浓的眉毛出现在我眼前。

“Lucas,你Papa可不敢欺负我,我比他高,不是吗?”Dada对我眨了眨眼睛,然后笑着看向Papa。Papa翻了个白眼,然后对我说,“Lucas,你Dada最近长胖了,我只是帮他锻炼锻炼身体。”

原来是锻炼身体。我恍然大悟,怪不得他俩刚才都出了那么多汗。对不起Papa,我错怪你了。

咦,我说到哪儿了?对了,我们家还有一名成员,他刚才已经出现了,就是我的弟弟Ned,他现在是4岁9个月零10天。怎么说呢,Ned有点傻,但这不怪他,毕竟我都6岁了,他才4岁,但我还是爱他,因为他有和Dada一样的粗眉毛。说Ned有点傻,是因为他总是认错Dada和Papa,尤其是他俩都有大胡子的时候。一次Dada正陪着我们玩,他说他要离开一下,等他回来的时候他的大胡子就没了。Ned盯着他看了半天,不相信他就是Dada,最后大哭着拉着我要我和他一起找Dada。我总是对Ned说,Dada有这个世上最帅的眉毛,只要盯着他的眉毛看,你就会知道他到底是不是Dada,可是Ned总是记不住,真是没办法。Ned更喜欢Papa,因为Papa会给我们做好吃的派,而Ned爱派胜过爱我,这让我很伤心。Ned是个安静的孩子,他喜欢听Papa给他讲故事,但不管Papa讲得多激动,不管我在一边听得怎样手舞足蹈,Ned总是安静地张着嘴巴瞪着眼睛看着Papa,然后在关键的时候问一句Why,让Papa不得不停下来进行解释。虽然我是他的哥哥,但大多数时候我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的意思是,我毕竟比他大,我6岁了,他才4岁,但我还是爱他。

这就是我的一家。

 

 

评论(21)
热度(86)

© 来碗肥肠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