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列车终点

本次列车终点

情人节丹佛梗

对不起,佩佩说FUCK的梗用得有点多,但实在太喜欢了!!!

---------------------------------------------

 

尽管已经是早晨七点了,天空依旧是灰蒙蒙一片,但这却丝毫不让窗外银装素裹的世界失色。冬天的丹佛是大自然的馈赠。

带着Ned坐定后,我扫了眼这节车厢,颇为意外地发现乘客大多是成双成对的情侣。

今天是情人节。

“Ned,”我拍拍趴在车窗上向外张望的小Ned,“火车就要开了,坐好哦”。

 

就在这时,两个身影急匆匆地闪现在车门处,夹带着室外的冷风,哼哧哼哧地穿过过道走到我们座位对面。你的注意力不得不被他们吸引,因为他们实在太过高大,臃肿的滑雪服更使他们看起来像两个巨人,以至于在狭小的过道里显得有点局促。和其他乘客一样,他们每人带着一个巨大的包裹,一看就知道里面是雪具。急匆匆地将雪具放上行李架后,稍矮的男人一边取下手套围巾,解开外套,一边笑着对另一个男人说:“看,我们还是赶上了。”

低沉好听的英式发音。

“Oh,come on!如果不是你一大早的就……”

欲言又止的美式发音,同样低沉,但带着一丝慵懒软糯。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声音的主人长着一张小巧圆润的瓜子脸,双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赶得太急,显得意外的红润,加上他那对非常有特色的浓浓的八字眉,让他看上去有点羞赧。

他身边的男子开始呵呵呵呵地笑起来,那声音低低地从胸腔中发出,震得人头皮发麻。

八字眉男人不知嘀咕了一句什么,然后也开始脱外套。这个时候他终于注意到了坐在对面的我们,然后对我们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Hi,你们好!你们也是去滑雪的吗?”

“你好。今天是我们小Ned第一次尝试滑雪,你说是吗Ned?”我摸摸Ned的脑袋,才发现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两个高大的叔叔。

“哦,你叫Ned?”美国人表情夸张地睁大眼睛,这让他的八字眉越发明显,然后他目光炯炯地倾身向前,友好地对Ned说:“也有人这么叫过我,但我更希望你叫我Lee。怎么样Ned?今天打算玩个痛快吗?”

Ned一言不发,只是歪了歪脑袋,对着这个叫Lee的大个子眨了眨眼睛。

“对不起,Ned他有点害羞。”我抱歉地对Lee笑笑。

“没关系,”他笑着对Ned撇撇嘴说,“嗯,你真酷!”说着便站起了身。

对他而言过于狭小的座位让他不得不站起身来才能把外套脱掉,但他左看看右看看,似乎没找到可以放外套的地方。他身边的男人看了他一眼,自然地从他手里接过外套,稍微折好,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唔”,Lee重新坐下,不自在地挪了挪他的大长腿,问到:“So,你们也是第一次来丹佛?”

“不,我几年前来过一次,那时候来这里滑雪的人还不是很多。”

“真的吗?”对面的人吃惊地说,“那你一定知道哪条路线最棒了!”

我笑了,这个大个子总是带着十分真诚的语气说着略带孩子气的话,让你不由得嘴角上扬,并且有了跟他交谈的欲望。

我告诉他,我们下车的地方就是滑雪场的主要场地,这条山坡地形很好,既有缓坡,又有刺激的陡坡和各种障碍物。但在场地的南边,有条很棒的路线,地势是蜿蜒曲折的小坡,但沿途可以看到丹佛最美的雪景,只不过因为不通缆车,很少有游客愿意去那边。

“听,Richard,那不正合你意吗?”

Lee开心地拍拍那个叫Richard的男子的手臂,对方只是看着他笑笑。还没等Richard说什么,Lee又转过头来跟我解释:

“你知道吗,Richard他特别爱滑雪。他在新西兰的时候曾立志要滑遍新西兰所有能滑雪的山坡。你知道,所有的!天啊,他居然做到了!新西兰已经满足不了他了,所以他这次就说要来丹佛试试。”

Lee兴奋地跟我说起Richard在新西兰的滑雪经历,言语中的自豪感听起来像他才是那个挑战了新西兰所有雪道的人。他一边说着,手却一直放在Richard的手臂上,不知道是不是忘了收回来。

“不过你知道,丹佛也是远足圣地,要不是时间不够来一次徒步,我才不会跟他来滑雪场。你知道,滑雪其实很容易厌倦,尤其是学会了之后。除非去挑战高难度的坡度,不然……you know。”

Lee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耸耸肩。

这时一直不出声的Richard突然笑了,他反手拍拍那只放在他手臂上的手,一直盯着对方看的双眼轻微翻了个白眼。

“得了吧,你就是搞不定高级雪道,Lee Pace。”说完,就转身去翻随身带着的包。

Lee听了这话,立刻做出远离Richard的动作,一边轻轻摇头,一边撇嘴做鬼脸,于是我看见了他的双下巴。

“你不得不承认,我是个很优秀的学生,Richard!”Lee抗议。

Richard扭开从包中掏出的一瓶水,轻轻放到Lee的手里,后者看都没看一眼,拿起就喝。

“你确实比其他人学得都快,”Richard笑着看着猛灌水的Lee,“但你滑雪的姿势太难看了,又懒得精益求精。所以你从高级雪道滑下去的时候,活像一只翻滚的绵羊。”

“Oh,fu……”Lee被气得笑了起来,水也不记得喝,然后突然意识到坐在对面的我们正在看着他,立马捂着嘴道歉:“啊对不起,我不该说脏话。”

“没关系。”我笑着说。

“对不起啦,Ned,你刚刚什么都没听到对不对?”Lee对Ned眨了眨眼。

“你们一定深爱着对方。”Ned稚气却斩钉截铁的声音响起。

我们三个人都一愣。

“What?啊,对不起。Ned!”我先反应过来,立刻出声制止。

“一定是。”Ned歪歪脑袋,露出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

对面的Lee有点目瞪口呆地看着Ned,轻轻地咂咂嘴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Yes,”Richard的声音响起,我抬头看去,Richard倾身向前,靠近Lee的手顺势穿过Lee的后背停在他的腰侧,然后对Ned一挑眉,“没错,Cool Guy!”

车厢里突然一片光亮,冬天的太阳终于慵懒地跳出了云层,透过车窗将光线洒在对面的座位上。从我这角度看去,Lee长长的睫毛轻微地扑闪着细碎的阳光,在眼睑上留下了一道暧昧不明的影子,本就红润的双颊更是闪闪发亮,浅笑的酒窝盛满了冬日阳光的暖意。

“It’s gonna be a lovely day, isn’t it?”我摸摸Ned的小脑袋,笑着看向窗外美不胜收的冰雪世界。

 

 

评论(16)
热度(78)

© 来碗肥肠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