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T

DIET

公园照+胖佩脑洞,具体时间点不吻合。糖严重不足,第一次写文,自己发糖。

-----------------------------------------------------------

在生活上,Lee可以说是一个“极简主义者”。Lily称赞他是一位爱干净的好室友时,他开玩笑说这是因为自己把东西都堆在了床底下,但事实上,他能保持室内环境整洁的唯一原因是他的个人物品少之又少,他那个一米二高的大箱子基本能装下他所有的生活必需品。粉丝因为他一顶帽子、一双球鞋、一件衬衫能穿好多年而惊讶时,他却不以为然。当Lee眉飞色舞地向Richard抱怨,他只是boring old Lee,不是那个见矮人前要考虑半天自己着装的瑟兰迪尔,粉丝看见现实生活中的他肯定会失望,但自己并会因此而改变时,对面正慢慢享受料理的Richard抬了抬眉毛,停下手上的动作看着Lee,缓慢且郑重地说:“哦,承认吧,你只是懒,Lee Pace.”看着Richard眼睛里促狭的笑意和上扬的嘴角,Lee睁大眼睛歪着脑袋定格了一秒后,合上他微张的双唇,然后微笑着,送给对面的人一声轻轻的Fuck。

 

尽管Lee对Richard的嘲弄嗤之以鼻,因为Richard本人也不是在生活上特别讲究的人,但Lee还是无法反驳Richard的结论,他确实又宅又懒。正因为如此,在下午五点这个时间点,Lee蜷缩在Richard公寓的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而不是在健身房挥洒汗水。角色需要,是Lee减肥的唯一原因。而Lee的减肥方式也极具极简特色:不吃不喝,蒙头大睡。

所以当Richard回家时,迎接他的并不是那张美国甜心脸,而是蜷缩在昏暗卧室的床上的巨型棉球。Richard轻轻走到床头,轻松地顺着那毛茸茸的头发找到了埋在被子里的脸。Lee的睡颜并不像那个软萌的Pie maker,熟睡的Lee额头间的那条悬针纹愈发明显,紧锁的眉头让他看起来睡得并不安稳。Richard俯身轻轻揉了揉Lee的眉间,低头吻了吻,准备去洗个澡放松一下。连续几场话剧加上几个小时的航班,让Richard的身影染上一层疲惫。

“Richard,是你吗?”

他刚要走出房门,就听到Lee从被子里传出的沙哑的声音。

他转身,看见Lee挣扎着从被子里坐起来。夕阳透过窗帘将一缕暖暖的光洒在室内的地板上,Richard看见Lee蓬乱的头发,迷离的双眼,被温暖的被窝熏得红红的双颊,以及那来不及合上的红润的双唇。Lee就像一个巨型的泰迪,迷茫地垮着肩膀坐在一堆被子中间,等着人去揉一揉他的脑袋。

“真的是你,你怎么今天就回来了,我……”

Lee的双唇还是那样柔软,久违的触感和味道,明明一个星期前就尝过,为什么还会有种久违的思念。扣住Lee后脑勺的手加大了力量,迫使他仰起脑袋,方便自己进一步品尝。轻轻的触碰变成辗转、吮吸、啃噬,舔开毫无防备的牙关,然后轻车熟路地攻城略地。

直到被Richard滚烫的舌头搅扰,Lee才反应过来。一股热流瞬息之间直冲大脑,Lee顺势勾住Richard的脖子,呼吸浑浊,准备迎战。就在这时,Richard放开了他,抽身而起,转身离开,并顺手开了房间的灯。

“Lee,你该吃点儿东西了。”

“What?! Fu…”

Lee赶紧用胳膊挡住刺眼的灯光。

 

还没等Lee磨蹭着梳洗完走进客厅,Richard的这套一室一厅的小公寓就充满了饭菜的香味。

“Oh,Richard,你知道的,我在减肥!”

Richard走到餐桌边时,看到的就是Lee一边搓着双手一边盯着盘里的食物大声嚷嚷的样子。

“都是低卡路里食物,且只有这一份。”

Richard坐下,不紧不慢地咀嚼着他的食物,笑着看着对面的人埋头大吃。Lee拿勺子的方式像个孩子,仿佛他拿的不是勺,而是一把铲子,反手将食物铲进嘴巴。

风卷残云。

“Richard……”

八字眉。

“No……”

“你一定不知道你的厨艺有多高超。”

抿嘴巴。

“我已经说了,只有这一份。”

“我很久没吃东西了,再吃点儿也没关系。”

歪脑袋。

“你也知道你很久没吃东西了?”

Richard眉头一抬,扫了眼Lee,后者噤声。

Lee知道Richard一直不喜欢自己的减肥方式,所以每次禁食时都不敢在Richard面前嚷嚷肚子饿。Richard虽然反对,但在试过带他去健身房失败后,却也任他去了,只不过偶尔做点低卡的食物帮他调理一下。他知道Lee是很敬业且意志坚强的人,说减肥就一定会做到,只不过对一个吃货而言,禁食的过程实在太过折磨,控制力会下降,脾气也会变得暴躁。而Lee发泄的方式就是缠着Richard。

“Richard,我吃饱了才有力气和你一起做我们爱做的事。”

酒窝。

“……”

“你勾起了我的欲望,然后又置之不理,Richard你这样对我真的好吗?”

握拳。

“……”

“Richard,我明天跟你去健身房。”

托腮。

“Nice try。你知道我明天有行程。”Richard放下刀叉,擦擦嘴,利落地将餐具收拾好,拿到洗碗池。

气急败坏的人从座位上弹起,一个箭步冲到冰箱前,拉开冰箱门,试图从角落里搜刮出一点儿残余的食品。

Richard将洗好的餐具放好。

“我会叫外卖的。”

“别忘了你和他们的赌金。”

Richard转过身来,正好看见Lee垂头丧气地将自己抛进沙发里。

“Life is too short, and food is too good.”

Richard笑着走过去,推推Lee那颗毛茸茸的脑袋。Lee半起身,等Richard坐下后顺势枕在他的大腿上。

刚洗过的头发触感特别好,Richard忍不住将手指叉进那茂密的毛发中,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Lee的头皮。Lee安静下来,乖乖地躺在Richard的腿上,闭着眼享受着对方的抚摸,像一只舒适满足的大金毛。

“Hey Richard,thanks。”

Lee慵懒的声音低低地传过来,在他的大腿上震动,然后一直蔓延到全身,最后汇聚到左心房。

一周的疲惫烟消云散。

室内温暖的灯光折射进Richard美丽的蓝眼睛,给那深不见底的眼睛抹上一层暖意。Lee因为要参加动漫展不得不回美国,Richard才发现没有他的陪伴,这一周是多么煎熬。谢幕时看不见那个人赞赏的眼神,沉浸在角色的痛苦中无法自拔时,没有了那个人柔声的抚慰。他是如此思念那个人暖暖的笑脸和身上的温度,所以得知要去美国宣传时,他没片刻犹豫,立刻飞了过来,哪怕只有一天时间,也想见他一面。当他看见坐在被窝里睡眼惺忪的Lee时,他再一次体会到了被无数人描绘过的那种复杂感受。心好像尘埃落定,又好像轻似羽毛,好像被温暖的气息慢慢充盈的气球,又好像一只小鹿嗖地一下雀跃而去。

 

“Richard,收好你的剑……”

“……”

“我没吃饱,没力气。”

“没关系,我吃饱了就行。”

 

 

评论(21)
热度(135)

© 来碗肥肠面 | Powered by LOFTER